利川地區土家族飲食傳說
2017-12-12 08:51 來源: 本站原創 作者:陳亮
【字體: 打印本頁

  

  利川市南湘西渝、東臨荊楚、北依三峽,古為廩君地,周時屬巴國,后歷代歸屬不一,現為土家族重要聚居地,歷史悠久,地理位置特殊,文化底蘊深厚,自然環境優越。

 

  獨具魅力的民族文化和特殊的地理環境,造就了利川獨特的飲食文化,在土家族地區極具代表性。

 

  利川自元代開始實行土司制度,到清改土歸流時,先后設置了施南、忠孝、忠路、建南、沙溪等土司,土司制度在利川境內實行近500年歷史。“不用說,實行了約500年的土司制度,對土家族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風俗習慣等方面的影響,是極其深刻的”。尤其是在飲食方面,很多民間傳說多與土司有關。

 

  建南咸菜:相傳建南在明朝土司時,覃土司的小女覃幺妹成為皇妃,很受皇帝寵幸,但入京城不到半年,卻得了吃不下睡不著的怪病,皇帝看愛妃水土不服,便遣人送回,覃幺妹回到老家,吃了咸菜,胃口大開,結果不到半年,病已痊愈。故有“三天不吃咸菜,爬坡上坎無力”之說。

 

  瓦罐清江鰱:相傳覃土司到民間走訪,因為迷了路,就走到了清江邊。好不容易看到了一戶人家,又饑又渴的覃土司和隨從就跑到這個人家去找吃喝。這家人打漁為生,隨時就是將魚打來后,就用拌上作料,放到瓦罐里煨來吃。正好覃土司來這天,還有幾條清江鰱魚,這家人又不知道覃土司的身份,家里也實在拿不出好的東西,便隨便的拌上作料給覃土司一行煨了一罐。饑渴交加的覃土司也顧不得那許多,狼吞虎咽的吃將起來,沒有想到一入口,鮮美滑嫩,清新爽口,真是人間極品。回到城后,覃土司一直懷念這瓦罐清江鰱魚,于是專門派到這戶人家去學習這道菜的做法,后來成為土司宴會的一道佳肴。

 

  “土家族先民經過了 ‘萬物有靈’、圖騰崇拜和多神崇拜的漫長歷史階段,這個時期的原始宗教極為普遍。土家族從原始宗教信仰逐步演變為多神崇拜,其中包括鬼魂崇拜、祖先崇拜、自然崇拜等”。在飲食文化的田野調查中,我們發現,很多菜肴的來歷都與這種原始崇拜有關,在給菜肴披上了神迷的色彩同時,并賦予了豐富的文化內涵。

 

  忠路陽魚:傳說天上瑤池,有一對銀白色魚兒,成天呆在池中,感覺甚是厭煩。每每看見人間河流一片波光粼粼,流水潺潺的景象,心生艷羨,總希望能有機會下去玩耍一番。

 

  一天,王母娘娘召開蟠桃大會,掌管瑤池的天神也被邀參加。男銀白色魚兒一看“機會來了”,等天神一走,就叫上女同伴偷偷溜下凡間。它倆正游玩得高興,突然被一金絲魚網套住。原來是掌管瑤池的天神回來,發現這對銀白色魚兒不見,忙報告了給王母娘娘。王母聽后,大怒,隨即命令其迅速下界捉拿。

 

  銀白色魚兒被帶回天庭后,王母娘娘說:“爾等一對賤魚,平時在瑤池不愁吃喝,還有專人伺候爾等,竟敢私下凡間。”說后就吩咐“來人,給我刺破雙眼,貶下凡間,讓他們永遠留居在陰河暗湖,不得光明,并飽受人間煎煮之苦”。

 

  就這樣,銀白色魚兒被貶下了人間,并一代代繁衍下來,只是兩只眼睛被王母刺破后,再也看不到人間的美色了,常龜縮在陰河了渡時光。

 

  神豆腐:有一個出名的孝子,人們叫他陳毛子,在他很年幼的時候,其父就匆匆去世,丟下母子二人相依為命。陳毛子母親白天在坡上操勞,等到晚上回到家中又在桐油燈下紡織起了棉布,以此拿到集鎮去換取油鹽回來,要不容易把陳毛子拉扯大,多年的勞累,不僅讓陳毛子母親雙目失明,還一病不起。

 

  著急的陳毛子只能拼命的上山砍柴,然后挑到場上去賣,但還是不夠治療母親的病,眼看母親危在旦夕,陳毛子越來越焦急。有一天太累了,就歪到在樹下睡著了。夢里,他看見一白衣婦女,面孔甚是吉祥的樣子,飄一樣的來到他的身旁,對陳毛子說:“我見你平時對母親孝順,你母親有難,特意來指點于你”。 說完遞過一片樹葉后說:“你照著此葉尋找些來,回家取你屋后的井水摻上一起把它揉碎,然后撒上些草木灰,攪拌均勻濾去雜質,等沉淀后,放些椒鹽,酸水,每天送你母親吃下,自然會好。”話剛說完,還沒等陳毛子叩謝,人就不見了。

 

  從睡夢中醒來,回想起夢中的事情,陳毛子低頭一看,手里還捏著一片闊橢圓形的樹葉,“這不是我們這里的臭黃荊么?”陳毛子認得。陳毛子有些相信了,報著試一試的心思,摘了些后,捆好柴挑著回家。

 

  陳毛子回到家后,放下柴后,就按照夢中的指點如此這般的做了起來,只見盆里盡是些墨綠的象豆腐一樣的東西。他不敢直接給母親食用,自己先嘗了些,過了好久,感覺沒有什么了,才開始喂給母親食用。就這樣,沒多久的日子,母親的病居然一天天逐漸好轉,到最后,已經完全恢復過來,并且眼睛也有點看得清了。

 

  因為這是神仙托夢而得來的藥方,做出來的東西形狀恰象豆腐, 后來,人們就根據這些特征取了個名字,叫“神豆腐”,有的人說那白衣神仙就是觀音菩薩,也把它叫作“觀音豆腐”。 

 

  土家族地區主要以卡斯特地貌為主,尤其是利川,山大多石,陡峭異常,所以地少薄收,人們只能靠上山狩獵、下河捕魚來補充食物,維持生計。女人們更是勤儉持家,忙時上坡干活,閑時在家做些副食品趕集銷售,找些零錢補貼家用。因此,在長期的生產生活中,也流傳下來了許多關于飲食方面的傳說,不僅體現了土家族男女的聰明才智,也為很多菜肴的由來提供了民間依據,成為了土家飲食的交流發展提供了平臺。

 

  蒸蹄膀:在很早以前,一個木匠和一個石匠,不僅是隔壁鄰居,還是親家關系。平日里,只要一見面,總是各不相讓,常為一件小事情爭論得個面紅耳赤,如果不是兒子媳婦拉著,還要大打出手的樣子,最后落得個不歡而散。

 

  于是,小兩口就想了個辦法,希望能夠讓兩個老人和好,不再爭吵。媳婦就去了隔壁,對自己母親說了心中希望父親和公公能和睦相處的想法,囑咐母親這一個月內家里不要弄肉吃,自己有辦法化解他們的矛盾。母親聽了女兒的話,很是贊成。

 

  這天,岳父又來到隔壁女婿家,酒席間,兒媳婦對兩個父親說:“今天我做了一道好菜,叫蒸蹄膀,味道很好,只是有個規矩,只要你二老說個贊賞對方的四言八句,就能吃到,說不好,我就端走”。兩親家翁不知道是沒肉賣,還是家里的人忘記了做,總之兩人是好久沒嘗到肉了,一聽有肉,眼睛里放出了光芒。可聽了要說贊賞的話,心里別提有多別扭,但為了能夠吃到肉,就勉強同意。

 

  最先是木匠公公說:“對面親家,鑿個石馬,拿起錘子,叮叮嚓嚓。鏨子一滑,手中開花,身子一歪,四仰八叉”。說完,得意的朝對面擠擠眼“我說好了,我吃肉”。可身邊的兒媳婦一聽,不對,這分明是在挖苦自己父親,連忙說“這不行,你老說的哪里有一點贊賞的意思,不能算數。木匠公公心里也明白,只得作罷。

 

  石匠早就聽懂親家的意思,暗想“你說我手被打破,我就還你個腳上有洞。”就說該我了:“眼前親翁,象個木弓,一步三晃,來到堂中,提個斧子,做個木桶,手頭一松,腳下喊痛。”說完,得意的笑笑“該我吃肉”。可是女婿一聽,這不明擺著是說父親不小心做活路弄傷了腳,也開始反對“這也不算數,看來你們這樣,就不要吃了。”就朝自己的媳婦丟了個眼色說:“你還是把豬蹄膀還是端回去,看來二老其實是不想吃。”

 

  兩位親家一聽,受不住了,忙喊:“不要端回去,我們說得好。”

 

  還是木匠公公先說:“對面親家,鑿個石馬,拿起錘子,叮叮嚓嚓,錘子一丟,毛色潤滑,鏨子一插,騎馬回家。”說完,就望著兒子和媳婦“這下總可以了吧?”,只聽兒子說:“可是可以,還得等岳父說了才算”。

 

  石匠一聽,親家是說自己手藝好,我可不能再小氣,就說:“眼前親翁,南極仙公,一步三晃,來到堂中,提個斧子,來回翻動,弄好一看,碧玉金桶。”說完,有些歉意的望著親家:“平時里,是我小氣了,親家還是不要見怪,看兩個晚輩用心良苦,我們做父母的就不要為難他們,有不對的地方,我給你陪不是了”。而對面的木匠親家也坐不住了,連忙說:“是我不好,得罪親家了,我給你賠罪”。

 

  就這樣,一通四言八句下來,兩親家冰釋前嫌,和好親善,酒席間,二人是推杯換盞,一醉方休。后來這件事情成為了民間一段佳話,在土家地區廣為傳頌,就開始有了蹄膀表席的風俗。

 

  大頭菜:話說譚氏太祖母佘婆婆落難,得一巨鷹相救,并因其受孕,生下了一個胖胖的兒子,取名譚天飛,從此母子二人相依為命,苦苦渡日。

 

  佘婆婆人很能干,能勤儉持家 ,每天是早起晚歸,為撫育兒子不辭辛勞。雖然如此,一年中,總還是為生活苦苦犯愁,更是在寒凍之際,最添焦愁,每每此時節,家中早就沒什么蔬菜瓜果可食了。

 

  可是誰都知道,有些菜是放不了多久就開始腐爛,佘婆婆默思苦想,終于想了個好的辦法。就在這年,她種了很多的蔬菜,特別是大頭菜,其目的只有一個,希望冬天能夠有菜可吃。

 

  等蔬菜出來后,佘婆婆就揀較硬實的大頭菜,把它切成帶條的一個個后,用篾條穿上,將其風干后,撒上食鹽和辣椒,放到壇子內收藏。等到冬天來了,就取出來吃,味道好及了。就這樣,大頭蘿卜就逐漸的傳承了下來,成了土家具有特色的壇菜系列之一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双喜熊猫怎么玩